第一案,落地有声|大自然获赔237万元

作者:admin   添加时间:2016-08-30 21:50:24   浏览:

打印本文             

9a56983_结果.jpg

2015年12月18日下午15时,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南平毁林生态破坏案进行二审宣判。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和答辩意见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不能成立,对其上诉请求不予支持。被上诉人自然之友、福建绿家园以及原审第三人延平区林业局的答辩意见成立,予以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回顾]

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被告谢某、倪某、郑某、李某行为具有共同过错,构成共同侵权,判令四被告五个月内清除矿山工棚、机械设备、石料和弃石,恢复被破坏的28.33亩林地功能,在该林地上补种林木并抚育管护三年,如不能在指定期限内恢复林地植被,则共同赔偿生态环境修复费用110.19万元;共同赔偿生态环境受到损害至恢复原状期间服务功能损失127万元,用于原地生态修复或异地公共生态修复;共同支付原告自然之友、福建绿家园支出的评估费、律师费、为诉讼支出的其他合理费用16.5万余元。


该案一审由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支持原告诉讼请求。被告不服提起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驳回被上诉人一审诉讼请求、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上诉人(一审被告)上诉理由主要有以下几点,被上诉人(一审原告)针对这几点事实理由作出了答辩:

1

上诉人主观过错未查明且主观过错轻微

我方答辩:上诉人在没有取得许可的情况下实施开采行为完全是侵权行为当中的主观过错,且是明知的、故意的,主观过错明显,并非轻微。

2

上诉人质疑评估人员不具有森林资源评估资质,质疑评估报告的科学性、合理性、公平性

我方答辩:首先,评估报告聘请的专家具有森林资源评估能力。其次,诉讼法、司法解释允许有专门知识的人就因果关系、生态环境修复方式、生态环境修复费用以及生态环境受到损害至恢复原状期间服务功能的损失等专门性问题提出意见,专家辅助人的意见作为定案依据符合法律规定。再次,专家辅助人依法出庭接受了询问,其意见的形成过程,评估方法、结论和依据等符合客观、科学等要求,法院应当采信。

3

上诉人认为相关生态恢复属政府治理问题,无须通过环境公益诉讼解决

其上诉状中称:“当地政府对合福铁路建设征用矿山遗留的被征用矿山生态恢复的依法治理,是当地政府依法行政行为,只有当地政府行政不作为或者行政行为违法使生态不能解决才能通过环保公益诉讼解决。”

我方答辩:生态破坏损害结果应当由破坏者修复和赔偿。政府等对生态环境负有的治理责任是另一法律关系,也不是不可抗力,更不是前置程序。

4

上诉人认为原判决其承担服务功能损失适用法律错误

“一审判决上诉人赔偿生态环境受到损害至恢复原状期间服务功能损失是依据最高院《关于审理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解释》第15条作出的规定(之前没有任何法律及司法解释对此作出规定)。根据民商诉讼审理中出现新颁布法律、法规及司法解释的适用遵循‘从旧兼从新’原则,一审判决上诉人赔偿生态环境受到损害至恢复原状期间服务功能损失127万元适用法律错误。”

我方答辩:以上理由不成立。《侵权责任法》实施之前,恢复原状、赔偿损失就是《民法通则》规定的承担民事责任的方式。《侵权责任法》更是规定了恢复原状、赔偿损失等责任方式。赔偿损失包括赔偿生态环境受害至恢复原状期间服务功能损失。

此外,上诉人还对作为原告之一的北京市朝阳区自然之友环境研究所的主体是否适格提出质疑。

第一案对民间环保公益组织的意义

尽管需要付出相当努力,我们勇于迈出了环保公益组织提起环境公益诉讼的第一步,希望不负新《环保法》赋予我们的权利。第一案的意义不止在于能让无序生产、无视生态的企业提高环保意识和法律意识,对其盲目求追自身利益的行为付出应有的代价,也在于可以让遭到破坏的生态环境得到切实的修复和补偿,而且对于环保公益组织自身来说,也是一种鼓励和信心的培养。尽管公益组织在诉讼能力方面尚有不足,但是我们可以相互支持、资源整合、能力互补。希望能唤起更多同仁,积极参与生态修复环境共治理,共同致力于推动公众参与环境保护、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促进绿色发展,助力生态司法、为生态文明和绿色中国建设尽一份力。

——福建省绿家园环境友好中心主任 林英

新《环保法》的实施,配套司法解释的出台,使公益组织参与公益诉顺利迈出第一步,突破了数十年来环境公益诉讼难获法院支持的局面。从年初到岁末,新《环保法》实施一年,备受关注的“第一案”完整经过了一审、二审程序而得到判决结果。2015年我国环境公益诉讼无论在司法系统还是在民间实践中都可以说开局良好。第一案的判决,让法律人及所有关心环境保护的人士为之振奋,也给保护环境的行动增添了动力。环保公益组织仍存在对抗性理念过强、专业化程度不够、法律人才与专项资金不足等问题,但通过公益组织自身能力加强,公益诉讼基金的设立以及环境公益诉讼制度的不断完善,环境公益诉讼不仅会在数量上出现“井喷”,而且在实质上司法可以真正成为修复生态、保护环境的最后防线。

第一案对今后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裁判的借鉴意义

一、首次判决赔偿生态环境服务功能损失

二、引入专家辅助人出庭制度

三、明确行政执法机关不承担公益诉讼民事责任

四、判决支持原告律师费和必要办案费用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生态庭庭长祝昌霖在本案新闻发布会上谈到福建省法院系统推进民事公益诉讼情况

一、倡导鼓励社会力量参与环境民事公益诉讼:各地法院积极与检察院、环境资源行政主管部门等加强联系沟通,共同倡导鼓励法律规定的机关和有关组织提起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或出庭支持起诉。

二、创新环境民事公益诉讼修复裁判方式:各地法院将审理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与生态恢复性司法有机结合,创新修复裁判方式,最大限度发挥公益诉讼的审判效果。

三、完善环境民事公益诉讼专家参与机制:福建法院积极推进环境公益诉讼专家陪审和咨询机制。2014年5月,福建高院在全国率先聘请12位生态环境资源审判技术咨询专家,为生态环境审判工作提供司法决策参考和专业技术支持,取得了较好的法律效果。

四、探索建立环境公益专项资金基金制度:各地法院积极探索设立环境公益诉讼专项资金基金,用于修复环境、改善生态、维护环境公共利益等。

五、推进生态环境资源审判机构和队伍专门化。目前我省法院生态环境资源审判机构数、生态法官人数、办结生态环境资源案件数,均居全国法院同比中首位。

环境司法之声

周强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党组书记

要通过司法裁判大力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增强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环保意识,为实现绿色发展、建设美丽中国提供更加有力的司法服务和保障。

江必新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党组副书记

树立绿色惠民、保障公众参与理念,坚持专业审判与公众参与结合,扩大公众参与的广度和深度,注重发挥环境公益诉讼引导公众有序参与环境治理的重要作用,依法受理公益诉讼案件,探索完善公益诉讼制度。

杜万华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

探索设立环境公益诉讼专项基金或者专项资金账户,建立健全资金的管理、使用、审计监督以及责任追究等各项制度,确保资金用于受损生态环境的修复。

李静云环保部政策法规司法规处副处长

环境公益诉讼能够弥补政府执法能力的不足。全国环保执法人员总共不到8万人,而需要监管的“有名有姓”的企业就有150万家。开展环境公益诉讼,目的是震慑违法排污企业,提高其违法成本,共同监督和遏制环境违法行为。

第一案得到判决结果后,我们能做什么?

原告福建省绿家园环境友好中心代理律师吴安心认为:2015年12月7日,新《环保法》实施后首例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南平谢知锦等4人非法占用农用地破坏生态案”在福建高院二审开庭,媒体再次聚焦。其实环境民事公益诉讼判决只有执行到位才能起到修复破坏的生态环境、维护社会公共利益作用,否则只是镜花水月。这就要求负责执行的人民法院从诉讼程序上保障原告民间环保组织参与判决执行,发挥其参与环境保护的作用。人民法院在环境民事公益诉讼中,应视为“负有环境保护监督管理职责的部门”,负有保障原告民间环保组织参与执行的职责。

首先新《环保法》规定,民间环保组织享有参与环境保护的权利。其他负有环境保护监督管理职责的部门,应当依法完善公众参与程序,为民间环保组织参与保护环境提供便利。根据环境公益诉讼司法解释,负有环境保护监督管理职责的行政机关是诉讼参与人。人民法院受理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后的审判执行行为,相比负有环境保护监督管理职责的行政机关处于主导地位,应当视为“负有环境保护监督管理职责的部门”。

其次环境民事公益诉讼判决执行应当符合民事执行规定。环境民事公益诉讼程序本质上属于民事诉讼程序,环境民事公益诉讼司法解释没有具体规定原告民间环保组织如何参与执行的,应当遵守民事诉讼法和其他配套司法解释关于执行结案的规定。除裁定终结执行、不予执行结案方式之外,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内容全部执行完毕、当事人之间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并已履行完毕结案方式要取得原告民间环保组织认可。

再者法院将判决主动移送执行和将执行结果及时告知提起环境民事公益诉讼的社会组织,应当视为对原告民间环保组织诉讼权利的保障。上述规定对原告民间环保组织诉讼权利的保障程度相比普通的执行申请人更加有力,因此不宜理解为对原告民间环保组织权利的限制,认为原告民间环保组织仅有得知执行结果的权利,没有参与执行发表意见的权利。

人民法院不光要保障民间环保组织提起环境民事公益诉讼的权利,还要保障其参与执行的权利,一是支持引导其比照生态环境修复工程业主身份对施工进行监督。其除了委托具有资质的工程监理公司进行施工监督,还可同时自行派人对生态环境修复工程施工进行监督;二是支持引导其比照业主身份依法依规参加生态环境修复工程竣工验收。真正发挥其参与环境保护的作用。

感谢吴安心律师供稿!

回顾
环境守护第一案
2014.6-2015.12.18

2014年6月下旬

福建省绿家园环境友好中心开始关注南平葫芦山破环案,并在6月底开始进行资料收集工作。


2014年12月4日

福建绿家园与北京自然之友一同前往南平葫芦山破坏现场,进行了第一次实地调研。




2014年12月23日

递交起诉状



2015年1月1日

新《环保法》开始实施当天,原告环保组织福建绿家园和北京自然之友收到福建省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案件受理通知书”。

2015年2月12日

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记者同福建绿家园、厦门大学环境与生态学院的李振基教授一起前往南平生态破坏现场进行第二次调研。



2015年5月14日

福建电视台新闻启示录栏目记者同福建绿家园、厦门大学环境与生态学院李振基教授一起到南平破坏现场进行第三次调研,并进行了开庭前的采访。


2015年5月15日

上午8时30分本案在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一审判庭开庭审理,庭审进行了7个多小时,进行了激烈的辩论。


2015年6月5日

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一审判庭第二次开庭。

2015年10月29日

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


2015年10月29日

福建省高院就本案在南平召开了新闻发布会。



2015年11月10日

原审被告向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2015年12月7日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审理。

2015年12月18日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宣判,驳回上述,维持原判。“无告”大自然获赔237万元。




附件:

上一篇
下一篇报道 | 一场会议,多方对话